首页 | 院所职能 | 科研管理 | 社会发展 | 经济研究 | 投资研究 | 能源交通 | 区域经济 | 研究动态 | 研究院概况 
最新消息 · 目前新升级改版的新疆研究院门户网站处于试运行阶段,正在充实完善,欢迎提出宝贵意见和建议。    2014/11/12

2016年上半年新疆对外贸易形势及下半年展望
2016-08-09 11:56 唐飞  审核人:

 

一、2016年1-5月新疆对外贸易总体情况和特点

在主要贸易伙伴国货币贬值、内外需不振、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低迷、人民币被动升值等不利因素的叠加影响下,1-5月,新疆进出口总额61.3亿美元,同比增长6.8%。其中出口53.2亿美元,增长8.2%;进口8.2亿美元,同比下降1.3 %,贸易顺差45.0亿美元,出口占外贸进出口总额的88.6%。外贸总额增速由负转正降,形势略有好转。从2015年1月至今的21个月通过线性回归趋势线看,出现回升趋势(见图1)。

 

图1  2015年1月-2016年5月外贸进出口总额走势

从地州看,乌鲁木齐市实现进出口总额17.2亿美元,位列各地州第一位,占全区进出口总额的38.1%,同比下降20.2%。按贸易额排名前五名的分别是乌鲁木齐市、伊犁、博州、喀什、阿勒泰和石河子,外贸总额均超1亿美元。按增速排名前3位的分别是哈密、巴州和博乐,增速分别为492.1%、47.4%和25.0%,其余地州均为负增长。其中,克拉玛依市、博州、阿克苏、塔城市及吐鲁番外贸进出口出现30%以上负增长(见图2)。

图2  1-5月各地州进出口情况

从主要口岸看,1-5月,中哈霍尔果斯边境合作中心和阿拉山口综保区贸易量值增长显著。进出口货运量为11.09万吨,贸易值5350万美元。其中,5月份进口货运量为1.46万吨,环比增长265.82%;贸易值564万美元,环比增长143.92%。霍尔果斯区域出口果蔬量跌值增。果蔬出口共计7.84万吨,同比减少2.61%。贸易额为9587万美元,同比增长18.27%,主要出口至哈萨克斯坦。巴克图口岸出口农产品4.2万吨,同比增长4.1%,贸易额3345万美元,同比增长19.3%。主要出口农产品为鲜苹果、鲜桃和鲜番茄等。其中,出口地产鲜果蔬2.4万吨,同比增长1.1倍,贸易额1800万美元,同比增长1.3倍。1-5月吐尔尕特口岸进出口货运量值齐跌。进出口货物25.3万吨,货值15.2亿美元,同比分别下降8.2%和4.2%;其中进口货物2.5万吨,同比下降2.5%,贸易额2683.9万美元,同比增长17.6%;出口货物22.8万吨,贸易额14.9亿美元,同比分别下降8.7%和4.5%。红其拉甫进出口货物2万吨,去年同期相比(下同)下降29.5%,货值1.2亿美元,同比下降10.7%;其中,进口货物1063.8吨,与去年同比增长4.1%,贸易额349.5万美元,同比增长23.2%;出口货物1.9万吨,与去年同比下降30.8%;贸易额1亿美元,同比下降11.6%。

(一)出口恢复增长,形势仍不乐观

出口方面,在国际经济复苏缓慢,国内经济增速下降及我区主要贸易伙伴国经济不景气和货币贬值的不利背景下,自治区外贸出口取得开门红。前5月,自治区出口总额53.2亿美元,同比增长8.2%,较去年同期增速加快29.7个百分点,比一季度增幅缩小2个百分点,增幅高于全国平均-2.9%的水平。出口增速呈现出较大波动,但总体呈增长趋势。(见图3)。

 

图3  1-5月新疆外贸出口情况

(二)进口持续下降,降幅大幅收窄

 

图4  1-5月新疆外贸进口情况

进口方面,一是大宗商品进口价格仍然低迷,大幅拉低了进口值的增速。自2014年7月份以来,以原油为代表的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快速下跌,原油、铁矿砂等大宗商品进口价格同比跌幅都达到了45%;二是国内经济下滑,制造业不景气,造成需求疲软。今年1-5月,我区外贸进口延续近三年的低迷,进口总额8.2亿美元,同比下降1.3%,降幅呈现大幅收窄趋势(见图4)。主要是资源性产品进口依然下滑,前十位进口主要商品中,原油、农产品、棉花等分别下降了90.2%、47.6%和17.8%(见图5)。

 

 

 

图5  1-5月进口额前十名商品

(三)传统优势商品回暖,高附加值产品回落

出口主要商品中,以机电产品、服装、鞋类和灯具等传统出口优势产品结束了2015年的下滑趋势,均出现不同程度回暖。按贸易额机电产品、鞋类、服装、农产品和纺织制品占据前5位,降幅最大的3种商品是服装、箱包和PVC材料,出口量分别下降48.9%、52.0%和24.1%,出口额分别下降48%、46.5%和40.8%,体现为量价齐跌态势。以高新技术产品、汽车零件等为代表的高附加值产品出口在持续多年的连续增长后,自2015年起开始出现下滑(见图6)。

 

图6  1-5月出口额前十位商品

(四)对中亚五国贸易总体下降,欧美市场异军突起

从贸易市场结构看,主要贸易伙伴中亚五国中,除了吉尔吉斯外,对其余四国贸易额全部下降。1-5月,新疆与哈萨克斯坦贸易额44.3亿美元,同比下降38.7%,对吉尔吉斯贸易额23.7亿美元,下滑16.1%。对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两国贸易占我区外贸总值的47.1%。占比较去年同期下降5.6个百分点,是新疆最大的两个贸易伙伴国。1-5月,新疆与中亚五国和俄罗斯贸易额92.5亿美元,占新疆进出口总额的64.1%,占比较去年同期下降13.2个百分点(见图7)。 

 

 

 

 

 

图7  1-5月新疆与中亚五国及俄罗斯贸易额占比

同时,随着出口企业深入推进市场多元化,前5月,我区对美国、加拿大、德国、意大利、英国及俄罗斯等国贸易增长可观,贸易额分别为15.8、3.2、1.8和1.6亿美元,分别增长164.3%、30.5%、117.3%和70.7%。前10位贸易伙伴情况(见表1、图8)。

 

图8  1-5月前十位贸易伙伴国

 

 

表1  2016年1-5月新疆前十位贸易伙伴

产终国

2016年1-5月进出口合计

(千美元) 

同比(%) 

哈萨克斯坦

1983757

-11.6

吉尔吉斯斯坦

1251505

15.7

俄罗斯联邦

581988

112.1

美国

455530

161.8

塔吉克斯坦

373593

-3.1

乌兹别克斯坦

187717

-18.2

德国

122152

71.7

印度

116915

2.6

加拿大

90703

278.6

意大利

38778

117.3

英国

38457

181.1

 

(五)“国退民进”,外资企业较有起色

在鼓励外资政策措施的引导下,我区外商投资企业和中外合作企业积极调整产品结构,努力拓展营销渠道,深度开发国际市场,取得良好效果。同时,作为新疆外贸主力军的民营企业进出口仍占据主导地位。1-5月,呈现“国退民进”态势,国有企业进出口总额8.1亿美元,同比下滑19.8%,民营企业进出口122.1亿元,同比增长13.7%,高于整体降幅6.9个百分点,占进出口总额的84.6%,(见图9)。外资企业较有起色,其中,外商独资企业进出口40803美元,同比增长12.8%。

 

 

 

 

 

 

图9  不同类别企业占比

(六)边境贸易稳步回升,对外承包工程出口大幅增长

新疆边贸进出口规模在过去20年一直占据全区对外贸易半壁江山,连续9年列全国陆路边境省区之首,自去年出现大幅下滑后,今年开始稳步回升。今年1-5月, 边贸进出口70.1亿美元,同比下降32.0%,占自治区进出口总值的48.6%,较2014年下降5.8个百分点。其中,出口68.9亿美元,同比下降24.4%;进口1.7亿元,下降86.5%。从贸易方式结构看,除对外承包工程出口货物和海关特殊监管区域物流货物出现增长外,其余均出现较大程度下滑。

对外承包工程出口一直是自治区外贸的短板,但今年出现一些亮点。1-5月,我区对外承包工程货物出口2.4亿美元,同比增长56.9%。海关特殊监管区域物流货物7071万美元,同比增长107.2%,也是自治区外贸表现不多的亮点之一。表明国家和自治区出台的有关加大“走出去”力度,促贸易方式结构优化政策开始发挥作用(见表2)。

表2  2014年1-5月新疆进出口贸易方式、企业性质情况

项  目

总 额

金额

同比

总  值

 (千美元)

%

贸易方式

一般贸易

2212947

18.3

加工贸易

25174

-81.2

边境小额贸易

3487386

4.7

对外承包工程出口货物

99379

95.1

租赁贸易

298

-91.5

 海关特殊监管区域物流货物

79537

88

其他贸易(旅游购物)

194398

-11.2

企业性质

国有企业

809763

-19.8

外商独资企业

40803

12.8

民营企业

5231698

13.7

 

(七)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发展势头良好

据霍尔果斯海关统计,2016年1-5月,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出口货运量为1.44万吨,增加11.45倍;贸易额为10.35亿元,增长9.51倍;进出区人员为148.86万人次,同比增加1.34倍。虽然存在增长基数低的因素,但可看出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的发展态势良好,成为今年自治区外贸为数不多的亮点。

二、与全国及西部省区对比

(一)新疆外贸与全国的不同特点

据海关初步统计,1-5月,全国进出口总值9.16万亿元,同比(下同)下降3.2%。按美元计, 1-5月,全国进出口总值1.41万亿美元,同比下降8.6%。5月当月,全国进出口总值2.02万亿元,增长2.8%。其中,出口1.17万亿元,增长1.2%;进口0.85万亿元,增长5.1%;顺差3248亿元,下降7.7%。按美元计,5月当月,全国进出口总值3121亿美元,下降2.6%。1-5月外贸运行主要呈以下特点:一是出口保持小幅增长,进口实现正增长。二是对主要经济体出口回落,对巴西和澳大利亚进口增长加快。三是一般贸易占比有所提升,其他贸易较快增长。四是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好于机电产品,部分大宗商品进口量升价跌。五是民营企业对出口增量贡献最大,国有企业进口由降转增。六是东中部地区进出口好于全国,西部地区进口增长较快[2]

同全国相比,新疆外贸体现出不同的特点,一是贸易市场不同,全国的贸易市场遍布全球,而新疆的主要贸易伙伴国是中、西亚国家;二是贸易方式不同,全国加工贸易占对外贸易的很大比重,而新疆加工贸易比重极低。同时,边境小额贸易占据主导也是区别于全国的一大特点;三是贸易主导企业性质不同,新疆的外贸主导企业为民营企业,进出口总额占据新疆外贸总额的3/4,而全国的民营企业进出口规模占比为1/3;四是全国出口为正增长,而我区为负增长。

(二)新疆与西部其他省区对比

2016年1-4月,西部多数地区外贸进出口增速有不同程度回落。从进出口总额来看,重庆、四川和广西依次位列西部前三位,分别达到264.6亿美元、136.9亿美元和135.4亿美元,陕西以98.3亿美元的总量排名第4。从增速来看,仅有贵州、宁夏、新疆和陕西增速高于全国水平,其他省份增速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贵州、宁夏和新疆分别以95%、11.1%、10.5%的增速位列西部前三位;陕西增长5.8%,排名西部第4位,同比排名上升1位。与上年同期相比,全国增速回落2.2个百分点,有贵州、宁夏、新疆、陕西和甘肃5省增速加快,其中贵州增速增幅达到118.4个百分点;其他省份增速均回落,回落幅度在6-72.7个百分点之间,新疆增速排名第3,总量排名第6(见表3、图10)。

 

 

图10  2016年1-4月西部12省区对比

 

 

 

 

表3  2016年1-4月西部12省区外贸总额及增速对比

地区

1-4

比上年

位次

亿(人民币)

同期增长(%)

增速

总量

内蒙古

36.4

-10.9

5

7

广西

135.4

-12.7

7

3

重庆

264.6

-12.2

6

1

四川

136.9

-29.9

10

2

贵州

30.5

95

1

8

云南

67.9

-13.5

8

5

西藏

1.7

-63.8

12

12

陕西

98.3

5.8

4

4

甘肃

23.3

-24.6

9

9

青海

3.2

-40.9

11

11

宁夏

11.1

11.1

2

10

新疆

49.1

10.5

3

6

三、需要高度关注的几个问题

(一)中亚各国经济合作对新疆的贸易造成负面影响 

中亚各国的区域经贸合作关系日趋紧密,合作的领域日趋广阔。尤其是在2012年欧亚共同体成立以后,中亚各国都注重区域整合,建立以关税同盟为目标的区域经济合作。在这种情况下,新疆与中亚各国之间原有的经济互补优势和地缘优势受到很大的挑战。2015年9月,在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举行的欧亚经济共同体政府首脑会议上,塔吉克斯坦总理阿基洛夫宣布:从2016年起,欧亚经济共同体成员国将开始实施统一关税制度。实行统一关税制度将为该组织成员国之间最终形成统一商品市场起到极大的推动作用。欧亚经济共同体的建立,降低了中亚各国和俄罗斯之间的贸易与投资的交易成本,促进相互之间的贸易和投资的快速增长。新疆与中亚地区的传统贸易优势必然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二)我区外贸在西部位次连续下滑

在国家向西开放战略不断深入实施的背景下,新疆的外贸虽然有所增长,但在全国及西部省区的位次不升反降,2007年之前我区长期位居西部前三,现在已被四川、重庆、广西等省区拉开距离,并且自2013年起,近三年相继被云南和陕西超越。2016年1-5月,我区对外贸易总额降至全国第23位和西部地区第6位。

位次下滑的主要原因,一是我区开放型产业基础薄弱,不具备比较优势。受工业化整体上仍处于起步阶段、产业配套能力较弱、科技创新能力不强等因素影响,我区经济结构中开放型产业所占比重较小,国民经济的外贸依存度明显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同时,由于东部地区产业升级,部分外向型产业向中西部转移,而这个转移的过程是循序渐进的,在一定时期内,我区在人力资源、市场资源、产业配套等方面相较四川、重庆等西部省份并不具备比较优势。二是我区对外贸易结构不合理。市场结构方面,对中亚五国和俄罗斯的贸易额达60%以上,市场集中度高,且主要集中在周边国家;商品结构方面,出口商品的70%多为内地产品,进口商品中50%多为内地经济发展所需的资源类产品,外贸对地方经济贡献有限;企业结构方面,私营企业占84.2%,外商投资企业占比仅为1.2%。三是加工贸易比重偏低。2015年全国加工贸易占比为35.8%,而西部省区增长快并规模超过我区的四川、重庆通过吸引东部产业转移带来投资大项目,加工贸易快速增长。四是贸易环境亟待改善。运输的瓶颈制约和近年来一系列暴恐事件的影响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我区外贸。

(三)内地跨境电商高速发展使我区地缘优势不再突显

近年来飞速发展的跨境电子商务在一定程度上淡化了地理位置概念或者说区位优势,内地相对发达的跨境电商使得我区周边国家商户可以绕开新疆直接同内地主要货源地进行交易。而新疆的跨境电子商务发展相对滞后,在新疆做跨境电子商务,急需政府在政策上给予扶持。目前,从新疆到中亚的国际物流,都是走大批量的货物运输,而顺丰、申通等快递公司的小件物流目前还是空白。除物流因素外,跨境第三方支付在新疆也发展滞后,无法做到类似于阿里巴巴的模式,新疆很多跨境电子商务只能做O2O(online to offline,线上商谈,线下交易)无法达成便捷的线上交易。可以说,跨境电商发展暂时落后于内地的局面在一定程度上冲淡了我区发展对外贸易的地缘优势。

(四)新疆作为过货通道的地位没有改观

中亚各国中,新疆最大的对外贸易伙伴——哈萨克斯坦的客商逐渐认为,虽然两国贸易的8%是在新疆完成的,但是新疆属于中国经济欠发达地区,新疆每年出口的商品有7%以上是由中国内地生产的商品,即使是新疆本地生产的商品,与内地生产的商品相比无论是在质量上还是在款式上都有很大的差距。因此,更多的哈国企业与商人开始与中国沿海发达地区直接进行贸易联系,这在某种程度上也严重影响了新疆与中亚各国贸易的发展。对新疆来说,这种贸易形式增加了贸易转移,减少贸易创造效应,使新疆仅成为一个中亚与内地的商品物流中转基地。

四、2016年下半年展望

(一)有利因素

1.从国际看,发达国家经济出现回暖迹象,特别是美国经济复苏总体稳定,房地产市场稳步回升,制造业恢复扩张,劳动力市场不断改善,居民消费能力与预期提高,技术进步和商业模式创新热点纷呈,欧元区经济在石油价格低迷、欧元贬值以及量化宽松政策的刺激下,经济增长有所加快,印度等国家在工业化进程加快、能源价格下降等因素的推动下,经济持续快速增长。同时,2016年 《世界投资报告》指出,去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强劲复苏,达到了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的最高水平。

2.从国内看,中国经济开局良好。2016年以来,中国政府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进一步创新和完善宏观调控,加快创新发展体制机制,积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经济运行总体平稳,部分领域出现积极变化。一季度缓中趋稳、稳中有进,部分主要指标出现积极变化,但中国经济正处在转型升级、动能转换的关键阶段,结构调整阵痛仍在持续,面临的风险和挑战不容忽视。3月份以来,中国经济积极迹象增多,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等先行指标回升,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同比降幅收窄,企业利润增速提高。

3.从周边国家看,国家和自治区领导先后出访周边多国,并相继签署了一系列经贸合作项目。同时,作为新疆第一大贸易伙伴的哈萨克斯坦存在诸多利好因素。一是中哈产能合作取得实质性进展。3月27日,哈萨克斯坦总理马西莫夫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了加深两国产能合作的会谈并共同见证了33份中哈产能合作文件的签署,项目总金额达236亿美元。二是中俄加强合作。2016年6月25日,到访中国的俄罗斯普京一起见证了中俄32项大单的签署,涵盖了能源、交通、航天、金融等多个方面,总价值达250亿美元。

4.从区内看,除了国家和自治区密集出台的一系列促外贸政策措施将会逐渐发挥作用外,新疆开通的国际货运班列和丝绸之路经济带区域通关一体化的实施也为我区今后外贸发展提供了更多便利。  

一是海关总署专为新疆出台的利好政策。为落实第二次中央新疆经济工作座谈会精神,2015年10月23日,海关总署支持新疆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座谈会在乌鲁木齐召开。会上,海关总署公布了《海关总署关于支持新疆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的19条举措》。从各个方面打破常规,集中资源、力量和智慧,把最好的政策措施优化叠加在了一起,可以说是精心为新疆“量身定做”。

二是开通了新疆始发国际运输线路。自2014年新疆首趟到达中亚的国际货运班列开行后,我区多趟国际货运专列远赴欧亚,在全国首次采用多点始发、多线运行、多点到达的国际货运班列模式。截至目前,新疆在开行57列中亚货运班列的基础上,开通的面向中亚主要城市的国际货运班列已经实现常态化运行。此外,新疆还完成了土耳其方向的新疆—西亚国际货运班列测试和西向邮政(电商)货运列车运输测试,主要运输建材(大理石、瓷砖)、机械设备、汽车配件、机电产品等货物,其中三成是新疆地产货物。解决了新疆本地货物向西出口畅通的问题,开创了出口贸易商由内地采购转为新疆本地采购、内地货物在乌鲁木齐中转出口的新局面,同时将有力提升新疆在丝绸之路经济带的竞争力。

过去新疆产品大部分在内地港口集结,现在开始转向乌鲁木齐集结,再向中亚国家发运。随着国际货运班列的开行,本地货源不断增加,外地客户也寻声而来。西行国际货运班列“点对点”运输、一站到底的运输方式必将带来新疆出口经济的增长。

三是自2015年以来9省区海关启动丝绸之路经济带区域通关一体化。丝绸之路经济带海关区域通关一体化改革后,“十关如一关”的通关模式将打通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通关高速路。区内企业在沿线任意一个海关办理业务手续,都将享受同样待遇和标准。企业可以根据实际情况选择申报、纳税、验放地点,省去了来回奔波之苦,审批环节和手续减少,通关时间大为缩减。

四是中哈霍尔果斯口岸货物流通量有望扩大8倍。2016年,哈将为“霍尔果斯—东大门”经济特区基础设施建设拨款125亿坚戈(1美元=185.65坚戈)。“霍尔果斯—东大门”经济特区基础设施建设完成后,霍尔果斯口岸货物流通量有望扩大至8倍,达到400万吨/年。同时,该经济特区还将吸引1500亿坚戈投资。

(二)不利因素

1.从国际看,首先国际市场需求不振,出口订单有所减少。从主要市场来看,除了美国经济表现相对较好以外,其他出口市场经济复苏依然缓慢,全球贸易增长动力仍显不足,需求没有明显改善,订单出现了减少或者是维持弱势增长。据海关总署对3000家出口企业的调查显示,2014年10月以来,每个月大约有44%的企业反映新增出口订单金额同比下降。2016年8月份这个比例又上升到47.3%,明显高于之前的平均水平;大约有40%的企业明确提到外部环境不好,市场需求疲软,没有订单或者是订单减少、竞争激烈等等困难。第二,综合成本居高不下,传统竞争优势被削弱。尽管去年以来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持续走低,我国外贸企业原材料成本有所下降,但与此同时,劳动力、融资、汇率、环保等成本依然居高不下,传统外贸竞争优势正在被削弱。根据调查显示,3月份有56.2%的企业反映出口综合成本同比增加,其中分别有61.8%的企业认为劳动力成本在同比上升,有37.5%的企业认为融资成本在上升,有33.4%的企业认为汇率成本有所上升。与此同时,春节后结构性的用工困难对企业的生产和出口也有一定程度的制约。此外,原材料价格下跌,出口制成品价格被境外客户压低也拉低了出口增长。

2.从国内看,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企业进口意愿偏弱。今年以来,主要宏观经济指标显示,我国经济增速继续放缓,国内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当前,我国国内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部分行业产能过剩,仍有待化解,一些领域的潜在风险仍然存在。受此影响,我国外贸企业对国际国内经济形势的判断大多趋于谨慎,特别是制造业企业生产扩张的步伐放缓,进口意愿偏弱,影响了进口增速。

3.从区内看,一是欧亚经济联盟(关税同盟)以及哈、俄等国清理“灰色清关”对我区与周边国家边境贸易的影响持续加大,“关税同盟”乃至“欧亚经济联盟”仍将对我区今后对外贸易产生较大影响;二是喀什、霍尔果斯经济区的”特区”效应对扩大新疆扩大对外开放的作用还未能得到充分发挥;三是与我区关系重大的能源资源性产品领域有关改革政策仍未能落到实处;四是我区的外贸进口还存在不确定因素,很大程度上受制于内地企业特别是制造业的复苏情况。由于我区进口的产品大部分都是能源资源性产品,其中50%以上运往内地企业,只有在确保国内经济稳步回升,制造业持续复苏的情况下,才能保证我区外贸进口恢复增长。

(三)结论

综合考虑国际国内环境,2016年外贸形势依然严峻复杂,下行压力仍然较大。同时也要看到,在严峻复杂的形势下,国家对外贸发展的支持力度不断加大,出台一系列促进外贸稳增长调结构的政策措施。2016年4月2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又确定了促进进出口回稳向好的政策措施。当前,中国外贸发展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取得新进展。扎实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推进贸易投资便利化,建设国际物流大通道,为外贸发展开辟新的市场空间。

总体来看,主要贸易伙伴国货币贬值、内外需不振、经济下行、出口竞争优势削弱、大宗商品价格低迷等基本面因素对外贸发展形成了明显的制约。未来一段时期,我区外贸进出口面临的形势总体依然不乐观。但同时也看到,随着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稳步推进和近年以来密集出台的一系列促外贸措施将逐步发挥效应,自治区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地位的确立及国际运输大通道基本形成及沿线通关各项便利措施的推进,和乌鲁木齐、阿拉山口和喀什综合保税区陆续封关运营及霍尔果斯合作中心发展形势良好等因素影响,总的来说,2016年新疆外贸形势虽不乐观,但已呈现出止跌回升的良好势头,预计2016年外贸逐步回暖,全年增幅在5%-10%之间。

五、下半年措施建议

(一)充分发挥中国亚欧博览会等各类国际展会平台作用

紧抓“一带一路”建设的重大历史机遇,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进一步发挥市场主导作用,创新行业管理、优化会展环境、规范会展市场、壮大会展主体,大力实施“市场化改革、专业化运作、信息化升级、规范化管理、国际化开拓”的创新驱动战略,推动会展业在经济结构转型升级、融入“一带一路”发展格局、建设全面改革创新实验区、建设国际化大都市等方面发挥更大作用,将乌鲁木齐打造成“一带一路”具有重大影响力的区域性国际会展中心。以亚欧博览会为依托,围绕国家“一带一路”建设,在乌鲁木齐国际会展中心,形成集展览、会议、交流、交易为一体的国际一流会展平台,满足高标准的国际大型会展活动需求,完善乌鲁木齐国际化大都市综合服务功能,提升乌鲁木齐国际性会展承载力。
  一是充分发挥世界级旅游资源优势,以发展高端会展旅游为主导,培育国际高层论坛及商务会议,打造乌鲁木齐旅游会展功能聚集区。形成大型机械、装备制造业展示展销区。培育大型体育赛事、演艺活动,实现体育和会展功能互补,打造乌鲁木齐体育赛事会展功能聚集区。
  二是发展高端国际会议产业。结合乌鲁木齐建设国际化大都市的目标,依托深厚的文化底蕴和独特的旅游资源,大力发展专业领域的高端会议,打造高端国际会议基地。以文化、旅游、环保、科技、能源、软件以及医药等为重点领域,积极推进会议业与旅游业联动发展,通过体验性和参与性强、特色突出的会议旅游产品,吸引国际会议和论坛落户乌鲁木齐,使乌鲁木齐成为全国举办高端会议的重要区域。

  三是具有发展潜力的特色会展产业。充分挖掘新疆历史文化资源,大力发展历史文化类特色展会、文物古迹类特色展会、宗教文化展会、民俗风情类特色展会;大力发展户外运动类特色展会;依托我市科技教育事业发达的优势,举办文教科研类特色展会;依托乌鲁木齐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和技术人才众多的优势,举办大型人才交流类特色展会。
    四是以国际化为目标,加快发展城市会展。以中国亚欧博览会为核心平台,策划举办一批面向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的会展活动,扩大乌鲁木齐在“一带一路”建设及欧亚区域合作中的影响力和地位。扩大与国内外办展机构的交流合作,广泛争取各类国际会议的承办权,增强乌鲁木齐区域性国际会展中心的知名度和吸引力。继续实施会展业走出去战略,发挥会展活动营销城市的独特功能,通过营造大事件效应,吸引世界眼球,树立乌鲁木齐国际化城市形象,助推乌鲁木齐国际化大都市建设。 

(二)将跨境自驾游打造成新的旅游增长点

随着汽车的普及,跨境自驾游正逐步成为我国的一种新兴时尚旅游方式,在内地一些边境省份已经开始风靡,新疆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旅游集散中心,地处亚欧大陆腹心,跨境自驾游资源优势明显。丰富的边境口岸资源,让新疆发展跨境旅游、开展与丝绸之路沿线国家旅游合作拥有了天然的优势。

新疆今年将重点打造穿越天山廊道、驾越帕米尔高原、四国六方环阿尔泰山等3条跨境自驾游线路。这三条线路分别是"穿越天山廊道 探秘世界遗产"中哈吉跨境自驾游、"中俄哈蒙四国六方"环阿尔泰山跨境游、"驾越帕米尔高原 走进云中之国"中塔跨境自驾游,将串联起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蒙古等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国家,涵盖了"天山廊道"世界自然遗产、帕米尔高原以及阿尔泰山沿线的自然风光、人文景观、丝路遗址、城市风貌等旅游资源[9]今后,在着力打造这3条精品跨境自驾游线路的同时,建议先行实行中、俄、哈、吉、塔、蒙等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国家公民凭有效身份证即可自由出入口岸的跨境旅游,以吸引更多国内外游客,带动服务业发展,并成为我区旅游业新的增长点。

(三)借助“互联网+”,大力发展本土跨境电子商务

跨境电子商务本身就是“互联网+对外贸易”的一种很好的模式。在国家积极倡导“互联网+”背景下,积极贯彻落实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商务部等九部门制定的 《关于实施支持跨境电子商务零售出口有关政策意见》,开展鼓励企业一般贸易加自营电商政策研究,着力突破不适应跨境电子商务发展的外贸监管环境,尽快制定出台跨境电子商务便利化措施。

新疆的跨境电子商务同内地相比相对逊色,但新疆现在所处的机遇前所未有。同内地相比,新疆跨境电子商务起步较晚,但就目前发展的趋势来看,伴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行,新疆电子商务将更加国际化,新疆将成为国内最重要的贸易通道,成为后来者居上的代表。新疆跨境电子商务的机会不仅是发展或引进一批开展跨境电子商务交易的龙头企业,更大的机会在于培育一个欣欣向荣的跨境电子商务服务产业,即能够在跨境交易、国际物流、便捷通关、人才培训等方面产生一批有影响力的、有规模的电子商务服务企业,形成与新疆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中重要地位相匹配的服务支撑能力。目前自治区商务厅重点推动跨境电商落地工作,先行先试,在乌鲁木齐出口加工区、奎屯保税物流园区开展跨境出口业务;向国家海关总署争取跨境进口试点;依托中国电子口岸的技术优势和实践经验,搭建新疆电子口岸服务平台。这些都为跨境电子商务在新疆落地创造必要条件。下一步要积极开展针对外贸企业的跨境电子商务培训,推动乌市跨境电子商务试点城市建设,推进新疆快递企业申请跨境快递业务资质,亚欧贸易网、中亚在线等一批针对俄语系市场的电子商务信息发布和交易平台也服务于外贸企业开展跨境电子商务,支持新疆第三方支付企业积极申请面向中亚国家的跨境支付结算资质。

加快跨境电子商务发展, 加快我区外贸公共服务凭条建设, 重点扶持5-10家跨境电子商务公共服务平台,推动外贸企业运用跨境电子商务,拓展国际市场给予资金支持,积极争取乌鲁木齐等城市入国家跨境电子商务示范城市。以乌鲁木齐陆路港第四方物流服务体系建设为契机,以建设线上多语种信息服务平台为抓手,整合线下国际陆路、铁路以及航空配套物流资源,吸纳更多国内外大型物流企业进驻乌鲁木齐陆路港信息服务平台,为跨境电子商务提供有力支持。通过拓展电子口岸服务功能,完善一类口岸大通关协调机制和二类口岸进出口保税功能,推动跨境物流园区、进出口商品集散地及跨境电子口岸建设[3]。

同时,建议自治区引进更多国内大型电商企业入驻,要在推动新疆外贸企业电子商务应用、提升新疆本地跨境电子商务服务水平及引进国内有影响力的跨境电子商务平台、服务企业上做大量工作。

(四)加快推进喀什、霍尔果斯开发区建设

一是要进一步加大开发区管委会管理权限的自主性和灵活性,建议自治区报请国务院,由国家发改委牵头,建立“新疆喀什、霍尔果斯开发区部际联席会议制度”,研究和加强对国务院33号文件实施工作的指导,出台具体实施细则,加强国家各部门间信息沟通和配合,协调解决两个开发区建设中在政策落实、项目安排、体制机制创新以及外事等方面需要中央政府予以支持和解决的问题。

二是自治区层面,要在现有特区办的基础上,进一步强加机构的组织协调和沟通服务能力,为特区建设发展开辟绿色通道,同时建议自治区高规格安排经济开发区党工委和管委会领导,可由自治区副主席一级兼任,负责协调;具体运行管理人员可面向全国公开招聘,大胆引进人才。

三是针对霍尔果斯经济开发区内中哈合作中心进展缓慢问题,建议由自治区协同国家商务部、外交部、国防部、海关总署等部门成立国家级协调机构,负责解决开发区和合作中心建设过程中存在的突出问题,同时由国家相关部门出面,加强与哈萨克斯坦的沟通,提升对方建设合作中心和口岸的积极性,建立信息互通和口岸官员协商机制,完善双方海关、边检等部门的定期会晤机制,相互沟通并集中解决通关不畅、边境贸易规则滞后、合作区建设进展缓慢等问题。

四是在“一区三园”管理模式上,一区(霍尔果斯经济开发区)应在权限增加、规格升级的基础上更加注重全局统筹和全面协调工作,各产业配套园区按照属地化的原则,相应放开权限,增加所属区各级政府对产业配套园建设的积极性。五是要继续加大对经济开发区建设发展工作的宣传力度,在全社会营造出抢抓机遇、积极实施国家战略,促进新疆跨越式发展的良好氛围。

(五)紧抓“中巴经济走廊”机遇

自治区要抢抓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重大历史机遇,在“中巴经济走廊”取得实质性突破进展的背景下,新疆作为“中巴经济走廊”的先导前沿地区,要更加积极主动参与并争取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并在国家向西开放站略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开放政策等方面取得新突破,在中巴签订的460亿美元大单中能看到更多新疆本土企业的身影,在政府间合作框架下能更加凸显自治区政府的地位和作用。

1.成立领导小组。建议自治区政府建立“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领导小组(包括中巴经济走廊)”,用来加强对该项工作的组织领导和工作指导,确保该项工作顺利推进、取得实效。积极地开展在丝绸之路经济带领导小组下相关行为主体的工作,把它摆到事关新疆全局的战略高度来认识和把握,各项工作要围绕这个新的背景去思考和执行,要以国际视野、世界眼光谋划新疆的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战略。

2.加强战略研究和顶层设计。深入开展“中巴经济走廊”研究工作。通过设立各类研究项目,举办大型研讨会、论坛等方式,加强战略研究和顶层设计,重点研究确立新疆在中巴经济走廊建设中的战略定位、战略重点、优先顺序和主攻方向等,适时编制发展战略规划。在中巴经济走廊建设中积极发挥各地州的作用,同时,各地州应积极主动服务,出谋划策,有针对性地进行战略定位和规划,积极配合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在适当时期推动建立中国—中亚自由贸易区,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增添新的活力。 

3.积极争取国家支持。新疆要积极争取国家层面的支持,实现体制机制等改革的突破,同时,与国际组织、外国政府和企业建立更广泛的联系,为推动中巴经济走廊建设作出了积极贡献。

4.主动加强与国家相关部委的联系沟通。主动加强与国家相关部委的联系对接,及时了解掌握国家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和中巴经济走廊研究的最新动向和政策,指导中巴经济走廊(新疆段)建设和发展。同时,积极做好中巴经济走廊(新疆段)规划衔接工作。

5.推动“中巴经济走廊”进入实质性开展工作阶段。先期启动实施一批巴方关切的教育、医疗、电力等民生项目,帮助解决巴方北部地区(与新疆接壤地区)电力短缺、基础设施落后问题,为后续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奠定良好基础。鼓励、引导企业先行先试,探索建立中国新疆和巴基斯坦合作园区,利用当地资源、成本优势,形成产业聚集,满足巴方消费需求,拉动当地就业,促进双方经贸合作和共同发展。准予巴基斯坦在乌鲁木齐设领事馆。参考海峡两岸ECFA协议,大范围降低中巴两国原产地产品关税,特别是新疆与巴基斯坦的农产品、棉花、手工艺品贸易等,实现早期收获,切实推动“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实质性进展。

关闭窗口